汪为新国画艺术网
 http://www.bjsh365.com
网站首页 | 艺术简介 | 动态 | 在线展厅 | 艺术家相册 | 艺术家视频 | 艺术评论 | 出版著作 | 访问北京国画艺术
 
 
 
汪为新
 
 
  • 职业书画家
  •   艺术评论  
       
      联系方式  
       
     
     艺术评论
         
    分享到:
    【观点】怀念李老十
    作者:佚名  发布时间:2015-9-10
         
     


          这些年书画之余总写杂七杂八的文字——其间有可读的,也有不该写的废话;有可触的,也有不可触的,可触的是一些事物,而不可触是故去的让我常常怀念的人。每当驱车经过北京站口国际大酒店,我总想起李老十。拿起圆珠笔,忽然忆起十年前老十纵身一跃的刹那间,眼里便突然的湿润起来,所以每次刚刚开始,又嘎然而止。

      其实老十原名不叫老十,“玉杰”是出生名,他戏说现名别人开口他便占便宜,“老师”与“老十”倒有点谐音,他占了多大便宜呢,我倒没有看出来,这可能是老实人的一种冷幽默吧。那时我还在上学,托友人的福,借住中山公园兰花室画画,那时史国良、李乃宙、崔晓东等偶尔来画点作品,而老十常来下棋,我俩的水平半斤八两,我略强些,他不服,你想俩水平差得很远的话估计他不会找我,偏偏不幸,我们常常为一盘棋争执;他有点痴,且比一般人在乎棋盘上的输赢,这就苦了。有一次问他:你看过梁实秋的《下棋》没?他马上知道我要说什么,想说些戏谑的话,却最终还是没有说,也许觉得我比他小太多,让着我点,其实他内心很宽厚。

      后来,中山公园兰花室被收回,我们没有再聚的地方,见面机会也就少了,而且他已名声在外,找他的人也渐多,我们尽管在一个城市,都没有电话,有事便写信,有次我在旧书店买了本老《中国书法》,上面介绍台湾一个叫陈小鱼的一篇文章《普通人》,我读后觉得有这种心态倒有出世之想,我很喜欢,便复印了一份给他寄去,几天后他给我回了封信,言起最近身体不适,人很燥气,与天气、身体都有关系云云,话锋一转谈起陈小鱼的《普通人》,其实早曾看过,也知道他的篆刻,但在他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见到这样的文章真的很高兴,所以又在信上说了谢谢之类的客气话。

      几日后我又收到他写的信,里面夹了两篇打印的小文《睡觉、吃饭、画画》以及很短的别人画展的前言,并告诉我状态不错,在信里再三强调对短的那篇前言很满意,还说读了我一篇叫《为自己祝福》的小文,觉得很好,比原来的文章要好。

      难得一次在饭桌上见面,我们也正想聊回儿,他说人多,聊不开,还是单独吧,未吃完,他急匆匆就走了,约好过几天棋盘上见高下。

      未想这便是永别。有一天,接到另一个朋友电话说老十走了,仓促远走,连个招呼都没有。我匆忙去他家,在他大方家胡同的家挤了一屋人,都是闻讯赶来的家人、朋友,小屋成了灵堂,老十已经不在,只有一屋子的哭声。

      最后见他是在八宝山,很多人送他,我们推着他出来,他一脸安详,睡着的样子,这次简单的告别让我当时麻木,没有眼泪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    近些年来,不要说他的诗文,他的书画也慢慢见得少了,在美术馆看了他的画展,已经十年过去,依然跌宕激昂;如果他还活着,可能还有些情致缠绵的东西,哪怕还有别的留恋,但他没有。他身上让我看到李贺的影子,有时候我会想到陆机,评论说陆机是患才多,老十也是患才多,他是患诗情太多,有人说诗情太多必然就会世情太少,按照世俗的眼光老十该有更高的建树,但也有管他的离去叫“超然”的。

      然而我至今不那么认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汪为新/文

     
     
     友情链接
    书画群  贾广健花鸟画工作室  北京板式换热器  菜市场装修  燕郊保洁  中国画坛网  北京网站建设  中国艺术品理财网  大观艺术网  传奇书画网  大观艺术网  当代艺盟网  京东生活网  中国传统文化  大河艺术网  北京画室  艺美网 
    加盟流程 | 在线留言
    版权所有:北京国画艺术网      中国国画艺术研究院    
    资讯发布投稿邮箱 投稿邮箱:2949953763@qq.com
    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梨园   编辑:刘晓红
    北京国画艺术网http://www.bjsh365.com
    技术支持:三一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