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扬国画艺术网
 http://www.bjsh365.com
网站首页 | 艺术简介 | 动态 | 在线展厅 | 艺术家相册 | 艺术家视频 | 艺术评论 | 出版著作 | 访问北京国画艺术
 
 
 
范扬
 
 
  •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
  • 中国国家画院山水画研究室主任
  •  

      艺术评论  
       
      联系方式  
       
     
     艺术评论
         
    分享到:
    【评论】密云秋山之四
    作者:佚名  发布时间:2015-9-12
         
     


          (问:范老师来北京3年了。3年当中,美术界评论您有一个大的飞跃,您怎么看?)

      3年了,从南京到北京,确实有一个转变,是一个艺术路程转换的契机。来到北京,感觉到北方文化沉雄博大的一种积淀,不像南方那样清秀、技巧、灵动,是这么一种整体的文化氛围。在北京感受的是比较厚实、比较博大,是大气象这样一种环境,这种环境对我来说确实是有了感受、有了感染、有了体验。来到北京,无论是空气湿度,还是纸张都变了,比如开始用麻纸画了。文化的氛围,精神的感染,一直到气候的变化,一直到手上的笔墨都变了。画家都非常敏锐,一种直觉和灵敏度会反映到画面里。所以来到北京,我的画自然而然比较厚实了一些,比较充实了一点。对这里大的文化氛围、大的气象,确实有一种感染,而这恰恰是我们这个民族新的时代、新的世纪的一种走向。大国崛起,有一种雄浑、沉厚、博大的精神。我觉得艺术家最能够直接体会到并反映到作品里。恰好这也是一个契机,我来到北京也不由自主地雄浑起来,气象大了一些。这种作品被别人看到了,他们在心底上或许有一种自觉或不自觉的认同吧。我觉得这种认同,是他们对我艺术努力的一个评价和评说。我也很高兴,我也进步了。艺术家就应当是不断充实、提高和改变自己。文化氛围的改变,甚至居住地域的不同,确确实实影响到艺术家的艺术历程,它就反映在我身上。

      (问:南京澄怀馆展览,都是您近几年创作的作品?)

      上个月南京澄怀馆展览,其中80%是我3年内到了北京后创作的作品,大部分是写生的作品。我觉得等于是作了一个小结,这3年我作了努力,检查一下我的作业,也跟南京的朋友交流。我觉得这样很自然地促进了南北方艺术的沟通和交流,我是行者,我是南北交通的使者,用我自己的学习体会向大家汇报。这么一个展览,我觉得还不错。因为南方的很多画家比较注重传统的笔墨,在这方面作长期的训练,对笔墨的技巧、笔墨的灵动性,有比较深的体会。而北方的画家,可能受可染先生主张的影响,还有我们龙瑞院长主张一要贴近正脉、二要贴近自然、贴近生活的影响更多一些。这样我从南京到了北京,从师古人走向师造化,作为一个艺术家是向第二个层面跨越。我会继续努力画上5年、10年写生,等我再老了我会走向第三个层面。现在师造化,也是刚刚起步。

      我感觉到北方之后,写生有很大的变化。原来我在南方是铅笔速写,回来后创作水墨,这是南方画家的路子,傅抱石先生大部分也是这样做的。后来到了北方,到了国家画院,带学生们写生,大家全用水墨画,我觉得这是可染先生写生的方法,我把它权且称为写生派,是写生画派这样一个脉络,我也很快融入了。写生当场成画,它能吸收大自然很多实实在在新鲜的信息,信息反映到作品里,使作品充实,所谓“充实之为美”吧。我的作品通过写生变得充实,不像画室里画的是闭门造车的臆造,是传统的再现,或仿宋元、或仿明清。我觉得我们应该做大自然的儿子,不要做大自然的孙子。来到生活中写生,体验更深刻、更直接一些,我觉得这是这样画的好处。北方画家跟南方画家确实是有区别的,我正好也学习学习,南北相通,兼收并蓄,或许对我有更大的帮助。

      (问:在山里写生,无论到什么地方,您都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?)

    我就是比较自然,对象给我什么感受,我力求去表现。另外,与此时此地的情绪也有关系。比如今天上午画两张,第一张就画得细致一些,深入一些;第二张画得就比较放松了,另外时间也不那么宽裕,比较紧张,就画得快一些,敏锐一些,更加直觉一些。我觉得一个艺术家应该是这样,所有的时间段都是新鲜的,都是敏锐的,它能直接反映在作品中。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是这样的。

      (问:您感觉在南方这么多年,也画工笔,传统基础打得很牢。这些奠定了写生的基础,所以这些年写生都这么得心应手?)

      应该说我的基础是比较全面和扎实的。我是师范大学毕业的,还学过油画,画过素描、图案,花鸟、山水、人物,工笔写意都画过。

      2008年上半年在皖南写生,下半年又到北方的山村写生,恰恰画出了两种气象。皖南是春天去的,刚好清明时节雨纷纷,山川是湿润的,有山岚雾气,然后我的画面就是湿润的。到了北方又是一个深秋季节,满山遍野一片秋色,一种黄土地的景观,那么正好是古人说的,春天我画的是润含春雨,秋天我画的是干裂秋风,这已经不是画论上的词语,是实实在在反映到我的画面里,反映在我的实践中,它不仅仅在书上,也在我的作品中。

      (问:这几年的写生,您感觉对您的艺术人生是非常重要的吧,请谈谈体会。)

      非常重要!我经常讲,我也没有很多创新的理论,我所有的学习心得,都是从古人的名言、画论里出来的。比方讲古人说的师古人、师造化、师我心,我觉得从50岁以后我正在师造化,到了70岁以后我师我心,到了90岁我就进入化境了。应该是这么一个过程,20年一个阶段。如果我能活到100岁,正好有五个阶段,就像蝉蜕一样,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。

     

     
     
     友情链接
    书画群  北京网站建设  菜市场装修  燕郊保洁  中国画坛网  西安旅游攻略  大观艺术网  中国艺术品理财网  传奇书画网  大观艺术网  当代艺盟网  京东生活网  中国传统文化  大河艺术网  北京画室  艺美网 
    加盟流程 | 在线留言
    版权所有:北京国画艺术网      中国国画艺术研究院    
    资讯发布投稿邮箱 投稿邮箱:2949953763@qq.com
    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梨园   编辑:刘晓红
    北京国画艺术网http://www.bjsh365.com
    技术支持:三一网络